一个“青年”人眼里的“青年”人

 

  2020年2月的第一个清晨,一条朋友圈刷进了我们的视线,青年大街中心站4个车站的员工手持对武汉的祝福、对控制疫情的信心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里显得平常又充满了力量。这条朋友圈的发布者是中心站站长刘潇幪,1988年出生的青年人,他所在的青年大街站在沈阳地铁被简称为“青年”。

  与刘站长聊起了启动一级响应这一周多来的工作,他说,平日里本就不轻松的工作一切照旧,对于疫情防控这样突发的工作任务更是要提上重要日程,传达上级文件精神和工作部署、对员工进行安全教育和巡视、对车站里的每一个细节进行检查……工作变的更忙了。他说每天他都给员工测温、讲防护措施,给他们在工作岗位上安心工作的信心,但同时这些平日里默默付出的“青年”人在突发情况下的临危不惧、处乱不惊也给了他可以共克时艰的信心。在突如其来的抗“疫”工作里,有很多平时看起来不起眼的员工、甚至还有些调皮的95后都站了出来、冲了上来,没人请假、没人抱怨,甚至在家休产假的同事发来微信问有没有可以尽己所能的事儿,这些 “青年”人让他很感动。他说“一线人员其实有可多感人的事了”,他眼里的“青年”人有感动、有热情、有担当,这些“青年人”更是有大义、有大爱的一群人。

  在站长室,刘站长给我们讲起了这些“青年人”这些天带给他的感动。

 

青年大街中心站站长刘潇幪的朋友圈

 

工作中的青年大街中心站站长刘潇幪

 

刘站长为员工岗前测温

 

青年大街站部分员工

 

南市场站部分员工

 

怀远门站部分员工

 

太原街站部分员工

  张晓琳——青年大街中心站副站长

  地铁工作接触人多,只要上班,就可能把风险带回家,启动预案之后,闻令而动的她做家里工作,大年初三把老公和孩子安排回阜新老家了,自己一个人留在沈阳。她说,这样,她就不害怕了。这些天,妈妈、婆婆轮番打电话问她能不能请假回家,她们觉得现在地铁太危险了,晓琳都给“搪塞”回去了。她说自己“无牵无挂”,就申请加班,接待检查、整理事迹、检查防护流程、做员工思想工作,她说既然留下来,这些就是自己应该应分的。

 

青年大街中心站副站长张晓琳

  陶晓琴——怀远门站值班站长

  由于孩子寒假期间无人照顾,陶晓琴早早就请了年假,启动一级响应以来,她想如果她休年假了,其他同事就需要多上班、承担更多的风险,就主动取消年假,带着班组坚守在一线。

 

怀远门站值班站长陶晓琴

  武志敏——南市场站值班站长

  年前,武志敏的腰就开始不舒服,腰脱加重压迫了左腿神经,抬腿走路都费劲,走几分钟就需要弯腰休息或蹲在地上歇一会儿,以前巡一圈站20分钟,现在最快也得40分,我们都开玩笑说他已经是一名小老头了。大夫让他卧床休息,但他说这时候不愿意给单位添麻烦,给同事增加负担,吃点止疼药,带上护腰,他就又来上班了。

 

南市场站值班站长武志敏

 

武志敏上岗时佩戴的腰带

  李思齐——太原街站值班员李思齐

  1月31日,已经连续工作30小时的李思齐在当班期间接到家人电话——最疼爱她的外公去世了!发现她偷偷流泪,大家劝她请丧假回家,但她说自己请假了,就得有别的同事来替班,她再坚持坚持,晚点再回家,把工作干好是外公对她最大的希望,这时候,她不能让外公失望。

 

太原街站值班员李思齐

  彭冲——怀远门站站务员

  在铁岭昌图老家过完年准备回沈阳的时候,镇里通往县城的客车已全部停运,第二天当班的他在镇里转悠了挺长时间,给出租车司机说了很多好话才找到一辆愿意送他去火车站的车,他说这时候自己决不能缺席。1月31日,一心想要按时回来上班的他,几经周折终于按时按点的站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!

 

怀远门站站务员彭冲

  苏鑫——青年大街站站务员

  过年回家,这是工作在外地的人们一年的期盼。已经提前休年假回到家中陪母亲过年的苏鑫,知道班组实在排不出来人了,在可以不回来的前提下,自己跑回来了,她说她一定得站在这场战“疫”的站场上。由于已经启动了一级响应,客车、公交停运,部分道路交通管制,她回沈阳回的一波三折,车不好找,找到了比平时贵,去火车站的路上遇到交通管制,绕路到高铁站错过了直达的列车……最后,本应从昌图回沈阳的她生生绕到了开原西才坐上了回沈阳的车。

 

青年大街站站务员苏鑫

  张一楠——怀远门站安检员

  因为疫情防控工作需要,安检员在岗需要长时间佩戴一次性胶皮手套,这95后的小姑娘因此得了手部湿疹。但她说这没啥,大家带着护具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不适,忍忍就过去了。休岗的时候,她会给手上擦点药膏,然后带上手套就又上岗去了。

 

怀远门站安检员张一楠

 

张一楠的双手

  姚桂香——青年大街站保洁班长

  姚姐患有多年的手部湿疹,医生严禁她接触刺激性的物品,但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,她带领着保洁员们对每一个区域进行杀菌,消毒,配制消毒液更是亲自上手,几天下来,她的手上起了许多小疙瘩。她说已经把青年大街站当成她第二个家了,非常时期,得对车站和乘客负责。这段时间,她都没怎么休息,她说,不来,她不放心。

 

青年大街站保洁班长姚桂香

 

姚桂香的双手

  陈志新——太原街站安检班长

  由于安检人员紧缺,陈志新整个1月都在加班,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防控工作,她毫无怨言的放弃了休息,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和坚守。20岁的小姑娘,正是爱美的年纪,可她的手却因为手套佩戴时间过长,手部明显泡白,压痕长久不消。她说,等春暖花开、疫情过了,再美也不迟。

 

太原街站安检班长陈志新

 

陈志新手上的勒痕

  刘晓晴——青年大街站值班员

  刘晓晴的爱人是2号线的场调,结婚7年从没回老家过过年的他俩本来要计划好了今年回去,因为工作需要,他俩说就不回去。她说每次回家一开门,孩子扑上来却必须往后退一步躲开的时候,心里挺不是滋味的。

 

刘晓晴夫妻二人

  杜彩芳——青年大街站值班员/李洋——怀远门站值班员

  这两口子都是我们中心站的,杜彩芳的妈妈年前刚去世,他俩本想在今年怎么也得回老家陪杜彩芳的爸爸过个年。赶上这时候,两口子说,我们要请假回家,站里排班就更难了,克服克服。这个时候冲在第一线,他们也担心孩子的安全,索性就把孩子送回爷爷奶奶家跟他俩“分居”了,虽然不舍,却也是最安全的选择。

 

杜彩芳、李洋一家三口

  曹满致——青年大街站值班站长

  曹满致是个新晋奶爸,因为孩子小,免疫力低,他害怕把病毒带回家,他每次下班都在家门口对自己反复进行消毒,然后一头扎进自己屋把自己隔离了,尽量不与家人进行亲密接触。最近孩子奶奶因为公交出行不方便就没来帮忙,但是同在地铁工作的爱人却给了他莫大的支持,一个人既带娃,还担起了全部家务活。他说等疫情过去,他最想干的事儿就是抱抱、亲亲自己的“大棉袄”和“小棉袄”。

 

曹满致一家三口

   太原街站丁班

   大年初一,夜班,这是他们班组好几个人在车站过的不知道第几个春节了。7个人,7个外地人,本打算初二下夜班就上车直奔家去了,但是面对疫情防控工作的需要,也为了避免由于流动可能带回病毒的风险,初一晚上关站以后,他们几个里买票回家的,想了想,一起退了票,留在沈阳,留在工作岗位上。他们说怕万一感染了,在地铁工作,影响太大。他们说,不是不心疼费挺大劲抢来的车票,也不是不想回家,就是现在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家人,保护好乘客。

 

太原街站丁班部分员工

  刘站长说,平时的青年大街站,日均5万人次左右进出站客流、18.9万人次换乘客流,而这些天,青年大街站客流也由熙熙攘攘变的寥寥无几,这让大家喜忧参半,喜的是市民对于防控疫情工作的支持,忧的是大家都在家封闭的时候我们暴露在外面。其实大家会害怕,都怕万一把病毒带回家传染给老人、孩子,但是大家也都没退缩,更没降低服务质量和工作标准,大家全副武装,努力为有出行需要的市民提供安全、清洁的环境,在非常时期用严阵以待和秩序井然向社会传递着一种不惧不慌、勇敢担当的正能量。

  “我觉得我们虽然都是一个个普通的人,但我们也是一个个不普通的地铁人。”采访的最后,刘站长这样跟我们说。

 

 

农村三级片,日本二级片,国产毛片农村妇女系列,黄色无码网站,东京热一本道色综合网